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向下

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3-09-27, 10:45

目 录
一、调座位公告
二、北大要和清华坐
三、清华不愿跟北大坐
四、书迷棋迷垃圾迷
五、有特意功能的辛老师
六、公苏鲁也会七步诗
七、请Miss房跳袋鼠舞
八、我的幸福
九、为QQ糖疯狂
十、可爱的泥娃娃
十一、男生女生不一样
十二、最拿手的绝活
十三、一只乌龟叫强强
十四、寻隐者不遇
十五、洋相出大了
十六、家务活都让机器人干完了
十七、跑题老师唱京剧
十八、奇怪的食物链
十九、两个老师合上一堂课
二十、我是一只流浪猫




调座位公告
“你说,戴老师怎么还不来呢?磨蹭什么呢?”公苏鲁把头转过来问陈强,“人家五(3)班都放了,我们总是比他们早的嘛,怎么今天晚了?”
他转头就转头呗,偏偏动作幅度太大,胳膊随同头一起转,手臂横扫过去,把陈强的钢笔擦下去了。
“你干什么?”陈强不去捡钢笔,只朝公苏鲁瞪眼睛,瞪着瞪着,脸就红起来。
他要是脸一红,眼泪很快就会下来的。
“千万不要哭,”公苏鲁火速猫下腰捞钢笔,捞起来放到陈强眼皮底下,“真的不要哭哦。”
可是晚了,陈强的眼眶已经湿润了。
“求求你把眼泪倒流进去,不要流下来。”公苏鲁双手合十,可怜巴巴地说,“我这个星期已经被徐清华记了三次名字啦。是男生你就不要哭嘛!”
陈强抿着嘴巴不说话,脸更红了,有两滴圆溜溜的泪水即将往下掉。
徐清华猛地抬起脸:“刚刚谁叫我?”
徐清华本来是在埋头制作书签的,压根儿没瞧见陈强的一张番茄脸。
“哦,没人叫你。”公苏鲁说着,提起袖子朝陈强的眼睛抹过去。
他计划在二分之一秒钟之内拂去陈强的泪珠子。
然而徐清华人称“快如风”,只花了三分之一秒,犀利的目光就注意到了陈强的两颗泪珠儿。那两颗泪珠儿摇摇欲坠、晶莹剔透、楚楚可怜,惹得徐清华同情万分。
“刷”地一声,公苏鲁的衣袖成功抵达陈强的眼眶,看似危险,却又绝对安全地将两颗泪珠抹去。
这手法,绝对纯熟。
“呵,公苏鲁你又惹哭陈强!”徐清华叫道,“还擦掉他的眼泪毁灭证据!”
“没有啊,”公苏鲁竭力辩解,伸出一根手指指陈强的脸,“他脸上本来就没有眼泪。”
陈强低下头去,专心检查钢笔是否被摔坏。
“事实胜于雄辩。”徐清华下巴尖扬起来,“他脸都红成这样了。”
说完,她从桌肚里摸出一个小本子,翻到空白页,郑重其事地写上:

星期四 放学前 公苏鲁惹哭陈强 原因不明 还试图抵赖(本周第四次,总计第十三次)

公苏鲁嘴巴翘到鼻尖上:“徐——清——华——”
喊完,他发现教室里不对劲儿。
直觉告诉他,戴老师出现了。戴老师总是这样,在不该出现的时候胡乱出现。
徐清华飞快地向他扮个猪脸,然后朝讲台的方向看。
公苏鲁垂头丧气地转回去。
戴老师笑眯眯地说:“难得听见公苏鲁喊同学的名字这么有感情。真有进步。”
大伙儿望住公苏鲁。公苏鲁撇撇嘴。
“同学们,在放学之前,我要张贴一张公告。”戴老师举起手上的一张8K纸说,“一张特殊的公告。”
每个人都尽量伸长脖子。
戴老师转身把公告放到黑板上,用磁块固定住。
那上面写得很简单:

公告
为了让大家每天在课堂里学得更轻松和愉快,我想重新调换座位。你们想跟谁坐,就跟谁坐吧,只要双方同意。希望对你们来说这是个好消息。

教室里沸腾了。尖叫的尖叫,议论的议论,微笑的微笑,大笑的大笑。
直到放了学从校门口出来,公苏鲁都不相信是真的。
“曹北大,你说,这是真的吗?”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曹北大慢条斯理地说,“白纸黑字写着的,假不了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公苏鲁挠挠头发,“这样的话,我就可以有个同桌了,不至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还老是转过去惹哭陈强,被该死的徐清华记下来,到时候她向我妈汇报,到时候我妈罚我写作文……”
公苏鲁啰嗦了半天。
他说得没错,是他妈让徐清华记下他惹哭陈强的次数的。他妈一再教育他不能惹同学哭,要做到与同学融洽相处,他老做不到。他妈一狠心,落下话,说是惹哭陈强每满五次,罚写作文一篇。
作文,是公苏鲁的天敌。
曹北大没有耳朵听公苏鲁絮叨,他有他的心事。
他听见自己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:“可不可以,我跟徐清华坐呢?”
另一个声音马上说:“人家徐清华会同意吗?戴老师说了要双方愿意才行。”
还有一个声音立即跑出来:“不管她愿意不愿意,我就要跟她坐。”
“喂!你发呆呐?”公苏鲁推一把曹北大。
曹北大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“瞧瞧你,哪儿像个一班之长,成天魂不附身的,想什么呢?”
“没想什么。”
“那你帮我出出主意,我跟谁做同桌比较合适?”公苏鲁问。
曹北大抓抓头发:“你想跟谁做同桌?”
“嗯……反正不能是陈强。我讨厌死他了,动不动就女生似的掉眼泪。真不知道天底下怎么有他这样的男生。”
“那你干脆找个女生吧。”曹北大说,“最好是成绩好些的,可以影响影响你。”
“你是说徐清华?”公苏鲁站住脚。
曹北大立马晃脑袋:“不不不,成绩好的女生不止徐清华一个,你选择的余地很大很大。”
曹北大担心徐清华被公苏鲁选掉。
“我才不要跟徐清华做同桌呢,”公苏鲁肩膀一耸,“成天风风火火的,没个女生的样子。”
曹北大松了口气。
不过他转念又想,实在不必紧张,就算公苏鲁想跟徐清华坐,徐清华也不会愿意的,毕竟公苏鲁各方面并不优秀。
“我今晚一定要考虑清楚跟谁坐。这是大事。”公苏鲁说,“你呢,你想跟谁坐?”
曹北大又没听见他的话,他正在往西饼店张望,因为他看见徐清华在里面,边上是刘莲。
“其实刘莲也不错,成绩跟徐清华很有一拼。”
“她们都拼不过你。”公苏鲁说,“要不我和你做同桌?”
“你还是选个女生比较好。”曹北大说。
“为什么?”
“这样的话,同桌分角色朗读的时候,有男有女才读得生动嘛。而且,女生比较细心,有什么事情会及时提醒你。”
“有道理。”公苏鲁点点头,望着徐清华和刘莲的背影嘟哝,“刘莲不错。”

北大要和清华坐

早读课的上课音乐已经响过几分钟了,五(4)班还是静不下来。
今天轮到女学习委员徐清华领读课文,她用书脊把讲台敲得“哒哒”响,还扯着嗓门喊“安静”,可一点儿用都没有。同学们或唾沫横飞,或捶胸顿足,或神采飞扬,或挤眉弄眼,就是没有谁愿意正本正经读课文。
这也怪不得大家。戴老师贴出公告,允许大家自愿组合做同桌,这是极好的机会,谁不渴望趁机跟喜欢的同学坐呢?碰到两个人你情我愿,一拍即合,自然就痛快,可以说是皆大欢喜。可世界上许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,如果心里想的那个人不愿意跟自己做同桌,那是很没面子也很伤心的。
“你考虑好了没有哇?跟谁做同桌?”南初西摇曹北大的手臂。
曹北大的小眼睛转来转去,就是转不到南初西脸上:“这个问题太复杂了,我一时半会儿考虑不出结果。”
“我只不过想知道你愿意不愿意继续跟我做同桌。”
“你不要着急嘛,我真的得好好想想。”曹北大拱拱鼻头,两只圆黑的大鼻洞一张一翕。
南初西难过地甩着肩膀,发现曹北大的眼神时不时地朝讲台那儿看。
讲台那儿的徐清华眼看教室里发乱,改变不了局面,干脆自顾自读起课文来。
好像整个教室就她一个人对调座位的事无动于衷。好像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教室的学生。好像她对目前的同桌陈强非常满意。好像她一点儿都不在意陈强是个爱哭的男生。
“你是不是想跟徐清华做同桌?”南初西直截了当地问曹北大。
曹北大吓一跳:“谁说的?”
“我猜的呗。”南初西用笔袋拍曹北大的手背,“徐清华愿意吗?”
曹北大呆了几秒钟,抓起语文书说:“现在是早读课,读书。”
南初西最后说:“我给你一天的时间,放学的时候你可要回答我,究竟愿意不愿意跟我继续做同桌。”
曹北大不说话。
这个班长,看上去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公苏鲁也不闲着,他想了一个晚上,决定选刘莲做同桌。不过他没有开门见山地去跟刘莲说,而是跑到盛小林身边咬耳朵。
盛小林是刘莲的同桌。
“盛小林,你知道不知道,我一直想跟你分享一个秘密。”公苏鲁小声地、神秘兮兮地说。
“什么呀?”盛小林张大嘴巴。
“我只跟你说,你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。”公苏鲁搂住他的脑袋,“其实,一个人坐最舒服啦。”
盛小林目无表情,好像对这个所谓的“秘密”并没有兴趣。
“一个人坐,至少有三个好处。一是没人监视,绝对自由,说具体些,就是哪怕你做小动作、吃小零食、看小人书,都没问题。”
“我不喜欢做小动作、吃小零食、看小人书。”盛小林说。
公苏鲁继续咬他耳朵:“一个人坐的第二个好处是,没人成天在你面前啰嗦,你可以不被打扰,很安静地学习。”
“刘莲很安静,她一点儿都不吵我。”盛小林说。
公苏鲁接着说:“一个人坐的第三个好处是,当你考试成绩进步的时候,别人不会怀疑你是偷看同桌得来的分儿。”
盛小林抿抿嘴巴陷入沉思。
上次数学小测试,他破天荒得了个“优秀”,有几个同学私下里议论,说他是偷看刘莲才得“优秀”的。
这么回忆了一下,盛小林有点想一个人坐了。
“真的,一个人坐最舒坦啦!”公苏鲁没完没了,“你想啊,咱们班同学正巧是单数,只有一个同学有机会一个人坐,那是多大的福气,你不想享受?”
盛小林眨巴两下眼睛:“那,刘莲怎么办?”
“这个……”公苏鲁说,“你总不能赶她走吧。要不,我吃点儿亏,请刘莲坐我旁边去,你看行不行?”
“好吧。”盛小林爽快地说,“不过,你可不能欺负她。”
“我从不欺负女生。”公苏鲁说着,屁颠屁颠地走了。
而刘莲呢,没有听见他俩嘀咕什么。她托着下巴望着徐清华,好想跟她做同桌。
直到早读课下课,同学们还是兴奋得不行。
午饭过后,徐清华正在走廊里读一本书,曹北大想了又想,硬着头皮走过去说:“你看什么书呢?”
徐清华把封面扬给他看。
“《昆虫记》,法布尔的,我也喜欢。”曹北大说,“我家里有很多这方面的书,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借给你。”
“谢谢,那你明天带两本给我。”徐清华说。
“明天是星期六,我星期一带给你吧。”
曹北大说完站在那儿。
徐清华继续津津有味读她的《昆虫记》。
曹北大心里打起了鼓,犹豫着怎么跟徐清华表达自己想跟她做同桌的意思。
过了一会儿,徐清华看他还站在那儿,便问:“你还有事吗?”
曹北大急忙摇头:“没……没事儿。”
这么说着,他就走开了。
教室里,刘莲正在练钢笔字,公苏鲁趴在她旁边。
“你的字真好看。”公苏鲁拐着弯说,“我的字可就差远了。如果你能在我身边经常提醒提醒我,我的字肯定会越写越好的。”
刘莲专心练字,似乎压根儿没听见公苏鲁说什么。
公苏鲁于是打开天窗说:“要不你跟我做同桌吧。”
刘莲抬起眼睛:“为什么呢?”
她的声音很轻很好听。
“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公苏鲁想了想说。
“我很想帮助你,”刘莲说,“可盛小林怎么办?他也需要帮助。”
公苏鲁说:“他其实很想一个人坐。”
“是吗?”刘莲抿抿嘴巴,两秒钟后说,“那好吧。”
“太棒了!”公苏鲁叫起来。
就这么着,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公苏鲁成功地把刘莲从盛小林的同桌变成了自己的同桌。
放学时,曹北大收拾起书包刚想起身,南初西一把抓住他:“班长,那个复杂的问题有没有考虑好了?”
“没呢,”曹北大抓头发,“我星期一回答你吧。”
“我知道你不愿意跟我继续做同桌,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南初西看上去很委屈,“仅仅是因为徐清华吗?”
曹北大咽了口唾沫,想说什么,又吞下去了。
“我觉得我们俩一直相处得很愉快的。你是那么关心我,特别是在我难过的时候,你每次都安慰我。有时我数学题不会做,你就会耐心地辅导我……”
南初西说着说着,眼睛泛红了,有流泪的意思。
“哦,你不要这样。”曹北大慌了,“我们,我们继续做同桌吧。”
“你说真的?”南初西立即跳起来,笑起来,“可不许反悔。”
曹北大感觉自己中计了。

清华不愿跟北大坐

星期一。
按照班主任戴老师的意思,同学们自愿调座位,许多人跟自己喜欢的同学做了同桌。
当然也有不少同学维持原状。
上课之前,公苏鲁把身旁的课桌椅擦了一遍又一遍,欢天喜地地迎候新同桌刘莲。为了表示自己的热情友善,他甚至悄悄在刘莲课桌里塞了一样东西。
做完这些,他的眼睛就一个劲儿朝刘莲看。
刘莲正在跟老同桌盛小林告别。
“可是以后我不在你身边,老师说同桌互相背课文,你怎么办呢?”刘莲有点担心。
盛小林嗅嗅鼻子说:“没事的,我自己背给盛小林听,我用嘴巴背,他用耳朵听。”
“可是老师说要互相默词语你怎么办呢?”
“我让后面同学帮我。”
“你也可以来找我。”刘莲说,“我们的座位离得不远,你随时可以找我,如果需要我的话。”
这句话使盛小林鼻子发酸。
“有没有纸巾?”他向刘莲伸出一只手。
刘莲把口袋里香喷喷的纸巾掏出来递过去:“你怎么流鼻涕呢?”
“感冒。”盛小林说。
“我不在你身边,你要自己管好自己,不要丢三落四找不到练习册,也不要慌里慌张答不出老师的问题,更不要用衣袖擦鼻涕。”刘莲嘱咐道。
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
刘莲提起书包,一步三回头,走向公苏鲁。
“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。”公苏鲁小声嘟哝着,为刘莲拉开椅子。
刘莲走过来,微笑着,很有修养地说:“你好,公苏鲁。”
“嘿嘿,”公苏鲁笑得跟花儿似的,“欢迎欢迎,热烈欢迎。”
刘莲一边坐下,一边侧身看后面的徐清华。
徐清华的《昆虫记》还没读完,正读得起劲呢,根本没发现前座多了个人。
“徐清华,我很高兴能坐你前面。”刘莲细声细气地说。
徐清华听见了,吓一跳:“哇,你怎么来了呢?你怎么跟公苏鲁坐一起呢?怎么会这样呢?你是自愿的吗?他胁迫你了吗?他是怎么胁迫你的?”
看她惊讶和着急的样子,刘莲想笑。
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公苏鲁不买账,“刘莲是自愿跟我做同桌的,我们要好着呢,别挑拨离间。”
“哟,公苏鲁会用成语啦!”陈强拍起手来,“难得难得。”
公苏鲁大笑:“有了同桌,我脑子开窍了呗!”
大家笑起来。
看刘莲把书包塞进桌肚,徐清华要紧问她:“你真的是自愿坐过来的吗?”
“嗯,”刘莲点头,“其实我想跟你做同桌,可我担心你不愿意。现在好了,我坐到你前面来,一样靠你很近,我好高兴。”
曹北大垂头丧气地坐在那儿,大鼻孔里呼呼地冒气。
南初西碰碰她的胳膊肘:“班长,你有心事?”
曹北大不说话。
南初西转过去跟别人讲话去了,尽讲些衣服鞋子什么的。她爱打扮。
曹北大从练习本上撕下一张纸,犹豫了几秒钟,在上面写下一行字。
过了一小会儿,他又从练习本上撕下一张纸,在上面写下一行字。
两张纸分别揉成两个小纸团。
轻轻地,一个纸团落在盛小林课桌上。
盛小林连忙打开来看。上面写的是:

请你帮我把一道思考题交给徐清华。秘密地。

盛小林的头马上向右转,看着隔开一条过道的曹北大,用力点头,意思是保证完成任务。
曹北大于是把另一个纸团扔给他。
盛小林接住纸团,脑袋向左转,望着隔开一条过道的徐清华,小声说:“喂。”
徐清华正跟刘莲讲得火热,没在意他的呼唤。
曹北大在那儿看着干着急。
盛小林干脆跑出去,把纸团丢到徐清华眼前:“是一道思考题。”
徐清华打开,只见那上面写着:

徐清华,我想跟你坐,可不可以?(曹北大)

徐清华忍不住想笑,把纸团递给刘莲看。
刘莲刚看完,就被公苏鲁抢去。公苏鲁看着就激动起来,一个劲儿向曹北大挤眉毛。
曹北大又生气又害羞。
公苏鲁正想举着纸团在全班朗读,戴老师踩着上课音乐来了。
徐清华趁他不留神,站起身一把将纸团夺回去。
戴老师望着重新调整过的座位,笑容可掬地说:“嗯,都找到理想的同桌了吧?”
底下有一批人说:“找到啦!”
喊得最响亮、最发自内心的是公苏鲁。
盛小林居然也跟着喊,完了才突然想起来,自己现在连同桌都没了,成了班上的孤家寡人。
“相信你们会拿出更饱满的精神来对待学习。”戴老师说,“好吧,我们开始上课。”
可是,曹北大没有心思上课。他在等待徐清华回答他的“思考题”。
徐清华呢,没事人似的,还是那么专心听讲、积极发言,一点小差都不开。
挨到下课,曹北大忍不住走到徐清华那儿。
“嗨,你还没回答我的思考题。”
徐清华抬起眉毛,想了想说:“你的脸皮比城墙还厚。”
曹北大一愣一愣的不知怎么接话。
一边的陈强脸却红了:“干嘛说我脸皮厚?”
徐清华立即澄清事实:“没人说你脸皮厚。曹北大,你说了吗?”
曹北大晃晃脑袋:“我没说。”
“是你说的。”陈强望着徐清华,委屈地说,“你刚刚说曹北大的脸皮比我厚。”
“我说他的脸皮比城墙……”徐清华恍然大悟,“哈哈哈……这你都生气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曹北大也听明白了,跟着笑起来。
陈强的脸越来越红。
“我们说的是城墙,不是陈强,你也太软弱,太……”
曹北大话没说完,陈强的眼泪就下来了。
公苏鲁看见了,嚷起来:“班长和女学习委员联合起来欺负男学习委员喽!”
同学们围过来。
陈强哭得更厉害了。
不过,大家都知道他爱哭,没一会儿就自动散去了。
倒是曹北大,站在那儿既尴尬又难过。
“瞧见没有,”徐清华说,“陈强更需要我。”
说完她去安慰陈强:“不要哭嘛,我跟你说对不起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嘛,我借书给你看行了吧……”
曹北大无可奈何,叹着气走开了。
“呀!”刘莲忽然一声尖叫,“有东西……东……东西!”
她跳出来指着自己的桌肚,神色慌张,脸色泛白。
同学们涌上去,纷纷问什么东西。
“……老……老鼠。”刘莲躲到徐清华身后,战战兢兢地说,“软绵绵的。”
徐清华胆子大,撩起衣袖说:“看我活捉老鼠!”
说着,在众人无比期待和无限敬佩的目光里,她那白皙纤长的手指伸向塞着书包的黑洞洞的桌肚——
三秒钟后,大家看清楚,徐清华手上抓的并不是老鼠,而是一只柔软可爱的布衣果冻。
大家失望的同时争先恐后地抢果冻。
公苏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布衣果冻抢到手上,举得高高的:“这是我给刘莲吃的,谁也休想碰!”
刘莲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帖子  云淡风清 于 2013-09-29, 10:24

挺有意思的。

云淡风清

帖子数 : 41
注册日期 : 13-09-29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帖子  乍暖轻寒 于 2013-09-29, 11:19

校园里不仅有男生还有女生,不仅有调皮鬼,还有淘气包,但校园里要是不仅有北大还有清华,那就特别不一样。别样的校园生活,别样的学习课堂,别样的童年故事,引出了一串串似曾相识的成长足迹。

乍暖轻寒

帖子数 : 20
注册日期 : 13-09-29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3-09-29, 11:27

乍暖轻寒 写道::校园里不仅有男生还有女生,不仅有调皮鬼,还有淘气包,但校园里要是不仅有北大还有清华,那就特别不一样。别样的校园生活,别样的学习课堂,别样的童年故事,引出了一串串似曾相识的成长足迹。
作为这部小说的编辑,轻寒果然是有看法的,所谓自己的孩子自己疼,(*^__^*) ——致敬!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帖子  飘香的太阳 于 2013-10-02, 04:59

个性鲜明的一群孩子!作者果然对校园生活十分熟悉,写起来才轻车熟路,游刃有余。这样的故事孩子们爱看,大人也感兴趣——这就是一个窗口,让我们走进校园,了解教育,深入孩子们的心灵。

飘香的太阳

帖子数 : 88
注册日期 : 12-01-17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北大要和清华坐(中篇小说连载一)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3-10-04, 04:33

这样的作品孩子们喜欢,一点不奇怪,因为贴近孩子们的生活,所以故事中的主人公俨然就是孩子们身边的你,我,他。因为熟悉,所以精彩。很多儿童文学作家都从事教育工作,这肯定还是有优势的。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