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课堂我做主(中篇小说连载三)

向下

我的课堂我做主(中篇小说连载三)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3-11-06, 12:42

五、关键部位走光(1、2)

戴老师“哒哒哒哒”容光焕发地走向教室的时候,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十分严重的事情。
她在门口站定,微抬起圆圆的下巴,挺拔起丰满的胸脯,自信地环视每一张脸,还是不知道自己身上出了非常不好的状况。
“呵呵。”突然有人偷笑。
“呵呵呵……”好几个人憋不住了。
戴老师看大家这么开心,也跟着咧开嘴笑,一边笑一边伸出拇指和食指扶一扶眼镜架。这副眼镜架的镜片好小哦,只跟南初西的眼睛一样大。
戴老师小小的含笑的眼睛在镜片后面眯成一道眉毛的模样。
“扑——”
一柱橙色的液体从讲台下喷薄而出,直射戴老师的胸膛。
戴老师感觉胸口一阵清凉,猛地低下头,看见自己漂亮的有着蕾丝花边的胸襟上,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一颗纽扣。那是戴老师胸前一颗非常关键的纽扣,是处于主导地位的纽扣,是起了决定作用的纽扣,少谁都没有少了它严重。这不,没有了它的把关,粉白色的内衣不合时宜地暴露在几十双眼睛底下,而且沾上了橙色的液体。
走光!严重不雅!
“呀!”戴老师惨叫一声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语文书,把胸口严严实实捂住,紧接着,非常尴尬,非常竭力地保持着笑容,对大家说,“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吧?”
“没——看——见——”大部分同学心领神会。
盛小林却说:“我看见了。”
全班愕然。
戴老师紧张得脸儿泛红:“你……看见什么啦?”
“我看见公苏鲁把口水吐到你胸脯上。”盛小林说。
大家还以为他会说看见戴老师走光呢。
戴老师松了一口气。
公苏鲁抹一把潮湿的嘴唇,嘿嘿笑着,把一个空饮料罐藏到桌肚的最里面。
在戴老师进教室之前,他把最后一口饮料倒进了嘴巴,怎么也舍不得咽下去,听着戴老师的高跟鞋的“哒哒”声,心里默默地数着,默默地说:单数就咽下去,双数就含在嘴巴里。
偏偏戴老师站到门口,“哒哒”声是双数。
公苏鲁就含着那口饮料。要不是发现戴老师胸部出了状况,他可能会含个半节课。
戴老师微笑着对公苏鲁支下巴:“拿出来吧。”
同学们的目光集聚到公苏鲁脸上。
公苏鲁耸耸肩膀,一只手伸进桌肚,不慌不忙从里面摸出语文书,把它端端正正地摆放在课桌的左上角。
“不是这个。”戴老师的笑容消失了。
公苏鲁抓抓头发,再次把手伸进桌肚,从里面抓住一个墨水瓶,把它放在语文书旁边。
“也不是这个。”戴老师有点想笑。
公苏鲁又一次把手伸进桌肚,还没捞出什么来,戴老师指示南初西:“你帮帮他,把他桌肚里学习用品之外的东西全部取出来。”
南初西迅速把头猫进公苏鲁的桌肚,张开两只手,很快摸到了那只饮料罐。
与此同时,公苏鲁的一只手也死死地摁住了饮料罐。
一个想把饮料罐拿出来,一个怎么也不让,他们的手在桌肚里较劲儿。
公苏鲁轻声说:“咱们是同桌嘛。”
“我可是铁面无私的。”南初西一本正经地说。
“我请你吃鸡柳堡。”
“不稀罕。”
“那你要什么?”
“我要拍大头贴。”
“成交。”
“你们俩叽理呱啦说什么呢?”戴老师看不下去了,“拿出来呀。”
南初西把手从桌肚里抽出来,站起来对戴老师说:“桌肚里全是学习用品。”
戴老师将信将疑。
公苏鲁把心放下了。
为了让大家尽快忘记走光的事,戴老师转移话题:“我们开始上课。请大家把昨天晚上回去背诵的古诗背一遍。”
戴老师要求同学们每天晚上回去背一首古诗,昨天背的是李商隐的《无题》: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花残。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晓镜但愁云鬓改,夜吟应觉月光寒。蓬山此去无多路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”
曹北大被请起来背这首诗。
“我有一个问题。”曹大班长背完诗,慢条斯理地说,“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,这个问题搞不明白,我就不舒服。”
“好,”戴老师最喜欢同学问问题,“学贵有疑。你问吧。”
曹北大问道:“这么好的一首诗,为什么用《无题》作为题目呢?”
“问得好。”戴老师向他翘翘大拇指,转而把问题抛给大家,“谁来说说自己的看法?”
络绎不绝有人举手。
陈强站起来说:“该不会是诗人想不出合适的题目吧?”
“不会。”徐清华马上发表看法,“我猜是诗人想到的题目太多了,不知道用哪个好。”
南初西说:“可能是诗人不愿意取题目吧。”
“为什么呢?”大伙儿问。
“因为诗写得太好了,任何题目都配不上,所以干脆就无题。”南初西说。
戴老师点点头:“讲得都有道理。”
她的语文书始终捂着胸口。
“下面请大家写一篇作文。”戴老师说着,利用多媒体把作文要求出示在大屏幕上,“请用上快乐、熊猫、海洋、雪松这四个词,编写一个童话故事,词语的出现次序可以颠倒,写完故事别忘了加个题目。”
编写童话故事嘛,要比一般的写人记事的文章好写得多了。这不,就连公苏鲁都爽快地提起了笔。他编的故事第一句话就是:有一只名叫快乐的熊猫把雪松种在了海洋里。
他写完这句话,就不知道接下去怎么写了。
“喂,”公苏鲁去碰南初西的脚,“我一句话就把四个词语用光了,接下去怎么写?”
南初西刷刷地编着自己的故事,不把公苏鲁的话放在心上。
公苏鲁转过脸问后面的陈强:“我一句话就把作文写完了,怎么办?”
陈强抬起脸说:“我看看。”
公苏鲁把作文递过去。
陈强看了公苏鲁的那句话,想了想说:“你的这句话充其量只能算是故事的主要内容。你得写具体,具体到熊猫是怎么想到把雪松种到海洋里的,又是怎么种的,种下后有什么情况,等等。”
公苏鲁觉得有点烦躁,伸伸舌头咕哝道:“你个啰嗦鬼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陈强的脸红了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“再说一遍也还是——啰嗦鬼。”
陈强的眼睛潮湿了,心想我好心好意提醒你怎么写,你反过来骂人,太不像话了。
公苏鲁朝他做鬼脸,把鼻子压得扁扁的,下巴拉得长长的。
这时候徐清华注意到了陈强在抹眼睛,便赶紧掏出小本子,工工整整地记上:

星期一 作文课 公苏鲁惹哭陈强 还做鬼脸(本周第一次,总计第四十四次)

公苏鲁急了:“徐清华,你又在记!你只知道记记记!你不知道每记满五次,我老妈就罚我写一篇作文吗?”
“我知道。”徐清华说,“所以我才记记记!”
公苏鲁趴回座位痛苦地写作文。
他写完,大家也都写完了。
戴老师拍拍手:“下面请同学们交流一下自己的作文,说说题目,讲讲主要内容,读个片段,都可以。”
公苏鲁站起来,把自己的作文的第一句话大声读给大家听。
戴老师说:“你讲的是主要内容。题目呢?”
公苏鲁摇头。
“嗯?”戴老师很奇怪公苏鲁怎么说不出自己写的作文的题目。
公苏鲁说:“我的作文题目是:无题。因为我的作文写得太好了,没有一个题目配得上。”
教室里发出一阵哄笑。
“呵呵……”戴老师也忍不住笑,笑着笑着,不小心把捂住胸脯的语文书抖开了。
继续走光。继续不雅!
同学们使劲儿管住自己的眼睛,不朝戴老师的胸脯看。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我的课堂我做主(中篇小说连载三)

帖子  寒纱笼月 于 2013-11-08, 08:58

可爱的同学们,可亲的老师,有趣的课堂,如果有一天,这样的课堂到处都是,素质教育就不再是一句空话了。

寒纱笼月

帖子数 : 65
注册日期 : 12-03-14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我的课堂我做主(中篇小说连载三)

帖子   于 2013-11-09, 06:27

能把这一群孩子训得服服帖帖,老师功夫了得!


帖子数 : 5
注册日期 : 13-11-07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