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大要和清华坐(三)

向下

北大要和清华坐(三)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3-11-25, 04:11

书迷棋迷垃圾迷
戴老师的高跟鞋“得得得”越传越清晰,同学们火速摆出最神气的坐姿。
语文课嘛,态度要认真点。再说,戴老师是班主任。
“女老师穿高跟鞋就是好,”公苏鲁朝刘莲耳语,“你听,越来越近,让我好有准备。”
说完他把课桌上一袋小橡皮藏进衣服口袋。那些橡皮都只有小拇指甲盖那么大,五颜六色、奇形怪状的。虽然模样可爱,但真要是用它们来擦错别字,一点都不行,打滑,还会留下黑色的痕迹。
这么说来,它们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玩具橡皮。
戴老师进来了,鹅黄色的薄毛衣裹着滚圆的身体,下面衬着金属色的裙子,臀部包得结结实实。
“好像是只粽子。”公苏鲁忍不住说。
幸好没人听见他这么说。
戴老师满面笑容,看上去身体健康,精神饱满。
师生问好后,戴老师却不请大家坐下。
“来来来,都站好,”戴老师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架,“都拍拍自己的衣服口袋。”
每个人莫名其妙,但又都拍起自己的口袋来,有的还前后左右互相拍。
等大家拍来拍去拍够了,戴老师才示意大家坐下。
“戴老师真是的,还没开始上课就先跑题了。”曹北大有点意见。
徐清华却很愉快:“我最喜欢戴老师跑题了。”
“怎么样?你们衣袋里都装着什么呢?”戴老师问道。
衣袋里装东西的举手了,没装东西的也举手了。
“餐巾纸,”南初西第一个被指名发言,“我每天都在衣袋里塞一包餐巾纸,这样的话,才是个讲卫生的女生。”
南初西坐下了,曹北大慢吞吞地说:“你不但讲卫生,还浪费资源。要是全国人民都像你一样,每天都用一包餐巾纸,那还了得?”
南初西翘起嘴巴说:“你懂什么呀?是讲卫生重要还是节约重要?你要节约,那就不要吃饭了,省得浪费资源。”
轮到徐清华回答了,她说:“我衣袋里装着空气,别的就没有了。”
戴老师笑起来:“装空气的请举手。”
举手的还不少。很多同学不习惯在衣袋里放东西,认为那是一二年级小屁孩做的事。
“老师,我还没说呢。”公苏鲁非常积极,“请我说吧。”
戴老师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,向他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公苏鲁站起来,笑眯眯地说:“我衣袋里装的东西跟大家不一样。”
说着他笑起来。
“你笑什么?”戴老师说,“你衣袋里究竟装了什么?”
所有同学都去注意他的衣袋。他的衣袋鼓鼓囊囊的,好像藏了什么宝贝。
“告诉你们,”公苏鲁在大家期盼的目光里拍几下衣袋,“这里面全是垃圾。我是个很讲卫生的人,平时一有什么垃圾,就放进衣袋,从不随手乱扔,到放学的时候一起掏出来放垃圾桶里。”
“真不错。”戴老师向他竖大拇指。
“他说假话!”
有人检举。
说话的是陈强,他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:“他衣服口袋里总是放一些乱七八糟的玩具,有的时候还藏零食,根本就不是垃圾。”
别看陈强爱哭,可却是个正直的男子汉。
公苏鲁头皮发麻:“不是的呀,我衣袋里面真的全是垃圾。”
“戴老师,让他把衣袋翻出来给我们看看,不就知道了?”徐清华立即建议。
“就是!”附和的人不少。
同学们把公苏鲁的衣袋盯得更紧了,都想知道那里面倒底藏着什么。
“这样不好吧,”戴老师说,“衣袋里装什么,是个人的隐私,一般情况下,我们不可以要求别人公开自己的隐私。”
“听见没有,隐私。”公苏鲁神气活现,同时吁了口气。
只有他自己知道,衣袋里正装着好多好东西呢,根本就不是垃圾。可是,他为了得到戴老师表扬,选择了说假话。
公苏鲁不当着大家的面翻口袋,同学们感到失望。失望归失望,他们还是听戴老师的话,尊重公苏鲁的隐私。
“同学们,你们知道吗?有个人的衣袋里不装餐巾纸,也不装垃圾,而是装满了昆虫。这个人是谁?他为什么要把昆虫装进衣袋?大家自己读一读《装满昆虫的衣袋》这篇课文就明白了。”
戴老师说完请曹北大上黑板写课题。
“读完课文说说看,法国杰出的昆虫学家、文学家法布尔小时候是个怎样的孩子?”戴老师又抛问题给大家。
这个问题很好回答。
徐清华没等戴老师指名,便说:“法布尔是个对昆虫着迷的孩子。”
说着她扬了扬手上的《昆虫记》:“我还有他写的书呢!”
同学们都知道徐清华这几天在读这本书,就是不知道原来这本书的作者是课文里的小男孩法布尔。
“嗯,《昆虫记》是法布尔的传世佳作。它将昆虫世界化作供人类获得知识、趣味、美感和思想的美文益书,是作者的毕生研究成果和人生感悟。大家课后都应该向徐清华借了读一读。”戴老师一边说,一边在黑板上写下“着迷”两个字,“什么样子叫着迷呢?”
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。
“就是很投入。”曹北大说。
“就是入迷,迷住了,脑子里不想其它了。”徐清华说。
公苏鲁说:“我想做一做‘着迷’的样子。”
说着,他抓起课桌上的笔袋,眼睛死死地凝视笔袋,整个人一动不动。
“你那不是‘着迷’,是痴呆。”徐清华直言不讳。
大家笑起来。
戴老师继续提问:“在你生活中,有没有什么让你着迷呢?”
举手的人明显比上一个问题少。其实大家肚子里都有答案,只不过很多人不愿意说出来。比如公苏鲁,他对玩具和零食着迷,总不好意思说吧。
也有嘴直的。
“书让我着迷。”徐清华快人快语,“我有时读书读得废寝忘食。”
“怪不得身材那么好,原来读到书就不吃不睡。”公苏鲁小声总结,“看来读书可以减肥。”
陈强说:“模型飞机让我着迷,所以我加入了校航模队。”
曹北大说:“我对下棋着迷。”
“舞蹈和电子琴让我着迷。”南初西说,“我每次弹电子琴,都觉得好快乐。”
她说的是假话,其实她一点儿都不喜欢弹电子琴,都是家长逼的。她喜欢跳舞。
“你们都有健康的兴趣,真不错。”戴老师一个劲儿笑,转而问一直沉默是金的盛小林,“你呢?”
盛小林慢慢儿站起来,站得十分费力,一边还冥思苦想。
曹北大看在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份上,主动提醒道:“其实就是讲一讲自己的爱好。”
盛小林看看他,又看看戴老师,说:“我最擅长搞卫生,尤其是倒垃圾和排课桌椅。”
“什么?你的意思是你为倒垃圾和排课桌椅着迷?”公苏鲁叫起来。
“哈哈哈……”全班笑翻。
盛小林不生气,也不辩解,傻呼呼地站着,又傻呼呼地坐下。他不认为自己说错话。
戴老师尽量控制住笑:“喜欢读书的人,我们通常称他为书迷;喜欢下棋的人,我们一般称他为棋迷;法布尔对昆虫着迷,我们可以称他为——”
“昆虫迷!”大家齐声说。
公苏鲁还在那儿笑,笑得两只肩膀颤抖得厉害,忍不住说:“这么说,盛小林是垃圾迷!”
这句话被大家都听见了。大伙儿又笑。
盛小林不生气,面无表情。
徐清华跳起来指着公苏鲁说:“你才是个垃圾迷。”
“啊?”公苏鲁感到委屈。
“法布尔衣袋里装满昆虫,所以我们叫他昆虫迷;你衣袋里不是装满了垃圾吗?那你就是垃圾迷。”曹北大慢条斯理笑眯眯地补充。
“啊!”公苏鲁脑袋一歪,无力地垂下。谁让他说自己衣袋里装满垃圾呢?
“呵呵呵……”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盛小林带头大笑。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北大要和清华坐(三)

帖子  昔我往矣 于 2013-12-07, 12:50

这一群孩子看久了,也都熟悉了。给这一群孩子上几节课,其实挺有趣的,有时候,我不禁想。

昔我往矣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16
注册日期 : 12-01-02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